澹台霜降

随言,语无伦次

龙哥是来客串男一的吗?戏份也太少了吧!不过生哥有很多的小动作都超级萌,太可爱了!每一帧都值得细细回味。
嗯,叫澜澜的都是真爱!
还有这剪辑方式,每次都在女主男二你侬我侬中插播一点男主戏份,看得我很无语。其实我觉得,女主男二的戏份,大家都知道你们山有木兮卿有意,点到即止就可以了,不用把细节刻画得那么详细啊。
男二刚出场,我还觉得大眼睛挺萌的,可怎么长着人样不干人事呢,典型的重色轻友。
男二你怎么就黑化了呢,你这心理素质不行啊,你看男主那么惨都没黑化呢,要我说男主黑化都比你黑化来的理直气壮。
PS:生爹真是盛世美颜啊!!!!!!编剧要不要考虑给生爹加戏?

所以这部戏,一个家庭的标配就是一个父亲+一个儿子+一个女儿吗?而且还都是兄妹。

第一季看完,就开始迫不及待地看第二季了,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52集,我得看多久,现在快看完了,反而有点舍不得了~比起爱情,里面的友情更让人感动。里面的每一个角色我都很喜欢。最喜欢余皓,活得很潇洒很通透的一个人。

【湛全】微光 第二章


       叔侄俩刚到天都,把皇榜交给守门的将士,将士们得了命令,见了皇榜很快就上报给李麟,李麟飞快赶来把两人迎进了宫。

       一进致远殿,余万全就感到殿内的温度比殿外低了许多。此时正值三伏天气,如此清凉,一时倒也让人觉得舒爽。余神医为元湛把过脉之后,便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为元湛施针。万全对自己二叔的医术很是自信,自顾自的打量起了这座致远殿。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,花萼洁白,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,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,似染似天成,大殿的内柱是由红色巨柱支撑着,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、栩栩如生的金龙,分外壮观。本应给人庄重感的大殿,却让人感觉分外压抑,沉重的屋顶虽有花纹点缀,却遮挡不住浓厚的压迫感,昏沉的光线更是和窗外的明媚形成浓烈的对比,使人莫名的徒生一份伤感。说白了,这致远殿缺少了人气。 

        万全心想:这哪里是住人的所在,住久了,没病也得憋出病来。打量了大殿,万全又忍不住好奇地打量起躺在床上的人儿,双眼紧闭,脸色苍白,即便如此,姣好的面容,温和的眉眼,加上之前民间一些对元湛的评价,让万全不由得想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大概就是形容元湛这样的人吧。万全觉得,这样风光霁月的人物,就应该约上三五好友,于花园之间,亭台之内,抚琴听筝,写诗作赋,对酒当歌,极尽风雅惬意之事。而不是于大殿之中,案牍之上,劳心伤神,更甚者,缠绵病榻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万全觉得,纵然元湛贵为九五之尊,还不如自己活得逍遥自在,心中不由得对他生出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片刻,见余神医收起银针,一直候在一旁的元廷忙上前问道:“余神医,皇叔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“回太子殿下,皇上毒入肺腑已久,我以银针通经脉,调气血,使阴阳归于平衡,脏腑功能趋于调和,此后半月,每天我都会来给皇上施针,待我再开张方子,三碗水煎成半碗服下,一天三次,以助皇上排清余毒,如此或可无大碍。只是,此毒性烈,待皇上醒来,还得修养个一年半载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元廷闻言大喜道:“有劳余神医了,待我皇叔醒来,定以厚礼谢之。”

      余神医谢过元廷后又嘱咐道:“皇上卧床多日,未免醒后出现肌肉僵硬萎缩的情况,此后每天,需以我余家独门的推拿手法加以推拿,方可缓解。”

  “ 既然如此,便请余神医先到下榻处歇息,明日再来为皇叔诊治。”

     叔侄两人刚回到李麟为他们安排休息的清凉殿,万全便忍不住夸道:“二叔,你好厉害啊,那么多御医都束手无策,到你这儿便迎刃而解了。”

      谁知余神医一脸凝重地叹了口气,说:“信者医之,不信者不医。”

      万全不解:“大夫不就是治病救人的吗?”

  “天雨虽宽,不润无根之树;医术虽好,难度无缘之人啊。皇上的毒其实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重,若是刚中毒时便加以抑制调养,何苦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想到那沉闷压抑的致远殿,床上那形容消瘦的人,万全突然觉得,自己还是很幸福的。


【湛全】微光 第一章

我来写一个冷cp吧!小学生文笔!

      “皇上已经卧床好几天了,怕是情况不妙啊!”致远殿外,李麟忧心忡忡地说着,“太医轮番为陛下诊断,也丝毫不见起色,莫先生可有什么法子?”
       “我先前游历之时,听说过一个金针走奇穴的法子,或许可以一试,可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 元廷急道:“可是什么?莫先生你快说啊!”
       “回太子殿下,可是这是民间的法子,且会这套针法的人极少,或许已经失传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管怎样,只要有一丝希望,就不能放弃。传本太子的命令,粘贴告示寻访名医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李麟拱手应道。

      京城回春医馆内,余万全手里拿着一张告示跟在余神医身边不停转悠。“二叔,求你了,去吧去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走走走,不去不去,没看见我正忙着呢,别耽误我给人看病。”余神医连看都不看一眼,不耐烦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常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再说了这金针走奇穴的针法,天底下除了你只怕找不到第二个人会了,你就去吧。”万全孜孜不倦地劝说着。
        余神医怒道:“你当治病救人那么简单啊,要救的可是皇上,不是路边随便哪只阿猫阿狗,治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会呢,二叔医术高明,我还没看过有二叔治不好的人呢。”万全见余神医生气了,立马奉承道,“皇上虽然登基不过两年,却一直以仁德著称,二叔只需尽力便可。大不了我答应您,我以后一定听您的话,好好学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哼╯^╰你哪次不是这样说,这一招已经不管用了!”余神医冷哼一声,不以为然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保证这一次一定说到做到,二叔,求你了,我们去天都吧!”万全扯着余神医的衣袖,扁着嘴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余神医一把甩开万全的手,说道:“哎呀,我都说不去了,你烦不烦啊!”
       “二叔!”万全再次扯住余神医的袖子,用力抓紧,“您看我告示都撕了,您就答应我吧!”
       余神医用力甩了甩,却没能甩开万全的手,喝道:“放手!”
       “不放!”
       “你放不放!”
      “您不答应我就不放!”万全像孩子一般耍赖说道。
      余神医和万全拉锯了一会,突然转念一想,说:“诶,不对啊。什么时候见你对病人这么上心了,就算人家是皇上,也和你非亲非故的,你小子到底想干嘛?”万全父母走得早,虽然万全是余神医的侄子,却是余神医一手带大的,对于余神医来讲,万全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。都说知子莫若父,万全又是个喜怒全写在脸上的性子,偶尔耍个小心机也多半会被余神医看出来,这次也不例外。
        见被余神医戳破了自己想法,万全神色一暗,悻悻然地放开手,微低下头,半晌都不再开口。
       余神医皱着眉头催促道:“说话呀!”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万全只说了个我字,就不再开口。
      余神医这次却没再催促,而是耐心地等待。   
      许久万全才有些羞于启齿地说:“每天看到荳荳和沈柏南出双入对的,我的心里难受……” 万全越说越小声,到最后几个字,声音已是微不可闻。
        “唉!罢了罢了!”余神医到底心疼万全,重重叹了一口气,认命地回房收拾行李去了。

第一章完!湛湛还没出场,囧╯□╰我保证下一章一定让湛湛出来蹦哒!

怎么都在骂演员???

不知道事情是起因是啥,莫名其妙就多了很多骂战的帖子,我挺喜欢两个演员的,本来拉cp是粉丝个人的行为,上升到骂演员不太好吧,甚至还人身攻击,现在的黑粉都这么没素质吗?等等戏外给人一种挺真实的感觉,而乔叔的演技是有目共睹的,对待每一个角色都很认真,就算他没演过什么上星剧,也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好演员~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,不要再给自家偶像丢人了!

两天没来,怎么乌烟瘴气的?

怎么回事?怎么好好地吵得那么厉害?都说粉丝行为,偶像买单,这样吵不管结果如何,对两位演员都是不好的吧!还有些咒演员死的,这种素质,我也是醉了,这不是给自家偶像抹黑吗?